修水政协网>> >>正文内容

前置调解机制 减少婚姻纠纷

修水政协网 www.xsxzx.gov.cn点击数: 作者:

县政协委员  王静

婚姻与家庭是人类社会维系、繁衍和发展的重要纽带。但随着经济社会发展,人们婚姻家庭观念也发生了很大转变,家庭观念日渐淡漠、婚姻关系脆弱在年轻一代中表现尤其突出。2013年我县有8851对夫妻登记结婚,结婚率为11‰,1588对夫妻协议离婚,离婚率为2.3‰;而2018年我县结婚5339对,结婚率6.67‰,离婚就达2372对,离婚率4.07‰(我国2017年的结婚率为7.7‰,离婚率3.2‰)。近三年,法院开庭审理的婚姻家庭纠纷案件分别为886件、955件、965件,离婚纠纷、财产纠纷、子女抚养纠纷以及家庭暴力案件等呈逐年上升趋势。其中,2016年至今,我县涉婚刑事案件共发生22起,故意杀人案件10起,占45.5%

婚姻纠纷调处不当、离婚纠纷处理不好,将产生诸多问题。一者直接关乎夫妻双方的生活和前途命运,纠纷处理不当甚至会导致“民转刑”案件。二者父母产生纠纷时,孩子能感受的父母温情会大幅下降;父母离异,深刻影响子女后续抚养教育等问题,更易造成问题青年、乃至犯罪。三者波及双方家庭上下三代人的生活情感,影响两个大家庭的团结四者婚姻纠纷轻则影响四周邻里,重则象2018年的几起涉婚杀人案令社会震惊、破坏社会和谐稳定。

鉴于此,县政协开展专项调研,发现当前婚姻纠纷调处面临如下问题。从婚姻家庭认识层面上,目前传统家庭道德影响力逐渐减弱,但陈腐的婚恋观念残留仍未殆尽;现代婚姻观念深得人心,但大众还处于简单片面理解阶段。双重交织影响下,有人轻视传统道德、漠视家庭责任;有人崇尚新时代的个人自由,简单粗暴理解结婚离婚自由,对待婚姻“儿戏化”;仍有少数人认为女人在结婚后就理所应当是男人的附属品、私人物。另一方面,虽然人民调解已经立法,但群众对人民调解的认识仍然不充分,认为家庭纠纷是“家事”,不善于借人民调解、法律来解决家庭矛盾。再者从调处组织及机制上,2003年新《婚姻登记条例》实施后,结婚、离婚不再需要到单位或村居社区开具证明,婚姻问题自此被视为“个人隐私”,单位、村居社区失去调处婚姻矛盾的基础。另一方面,我县婚姻登记部门工作人员5人,需集中处理县城及36个乡镇8000多件婚姻登记事项,缺乏人力进行“一对一”调解。执法部门在处理婚姻矛盾纠纷中主动排查有所缺乏,婚姻矛盾调解专门机制还未健全。

为此建议:

㈠前置离婚纠纷专门调解机制。一是建议成立修水县婚姻家庭纠纷调解中心。民政局婚姻登记处作为集中处理离婚诉求的部门,建议调解中心设在县民政局,场所由婚姻登记处提供,登记处全员参与调解,建议聘请2名婚姻诉讼经验丰富的退休法官、1名律师和1名情感咨询师担任人民调解员,在受理离婚诉求的第一时间展开调解,规劝双方冷静理智,认真听取双方的情况倾诉后,详细为他们提供情感咨询、法律咨询、利害分析、权益保护、财产分割、孩子抚养等方面意见参考。二是建议成立修水县离婚诉讼专门法庭。为更好配合婚姻家庭纠纷调解中心工作,建议县法院派驻1名法官和1名书记员成立婚姻诉讼专门法庭常驻婚姻登记处,统一受理离婚案件,以便于法庭统一审判裁决。

㈡强化婚姻家庭纠纷调解工作后续保障。构筑“政府重视、部门联动、社会参与”的婚姻家庭纠纷调解工作格局,实现早预防、早介入、及时调处,确保家庭矛盾诉说有门、制止有效。一是部门协作。建议县司法局会同县法院、县公安局、县妇联建立健全婚姻家庭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选聘法律、心理、社会工作等领域的专家、实务工作者和妇联维权干部等担任人民调解员,建立专家库,调解疑难纠纷。建议执法部门要坚持预防为主的原则,深入社区、家庭、群众,及时排查发现婚姻家庭纠纷的苗头和线索,及时化解稳控,最大限度预防一般性婚姻家庭纠纷转化为治安案件、刑事案件。二是延伸基层。在乡镇、村居社区,选聘专兼职调解员,配备婚姻家庭纠纷调解工作力量,逐步增强调解工作的专业性,立足抓早抓小抓苗头,及时就地化解婚姻家庭纠纷。单位或基层人民调解组织要加强与县婚姻家庭纠纷调解中心的相互衔接、相互配合,将调解中心的专业调解同单位、基层调解组织的情感调解有效结合,有效进行离婚前调解工作的介入。三是保障经费。切实保障婚姻家庭纠纷调解工作经费,落实婚姻家庭纠纷调解中心、专门法庭的工作经费以及村居社区人民调解员补贴经费。鼓励婚姻家庭纠纷人民调解组织通过吸纳社会捐赠、公益赞助等符合国家法律法规规定的渠道筹措经费,提高保障水平。

㈢提高认知营造良好外部环境。一是营造法治氛围。大力开展婚姻家庭法律法规宣传教育,以贯彻落实婚姻法《人民调解法》、《反家庭暴力法妇女权益保障法等为重点,注重用身边的典型案例释理说法,重点加强面向农村的法律咨询、法律援助工作,使广大群众享受到方便、高效的法律服务,宣传和引导群众主动找人民调解委员会调解矛盾。建议政府尽快出台婚姻矛盾纠纷调解实施细则与办法,指导部门、乡镇、村居社区开展工作。二是弘扬社会美德。通过制订完善村民公约、社区公约,发挥村民红白理事会作用,引导农民革除高额彩礼等陋习,树立文明新风,呼吁传统家庭道德的回归,让珍视家庭、担当责任成为风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