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水政协网>> >> >>正文内容

在倒下与站立中前行(政协宣传报道月用稿)

修水政协网 www.xsxzx.gov.cn点击数: 作者:张水保

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老师:
    大家好!
    我是县一中的张水保,一个极普通、极平凡的数学教师。今天,我能站在这里,与大家进行一次思想火花的对接碰撞,对我而言,是一场梦,是一个神话。梦能成真,神话能成现实,是全县师生用爱心制作了一种生命复活剂,把我从死神的魔窟中抢救出来,获得了第二次生命。我是一个换过两次肾的人,一个需要终生服药的人,现每天要服瑞士进口的排异反应胶囊和环孢素及其它辅助药品,且份量不小,每天的药费平均高达200多元,每一个季度必须到武汉同济医院进行一次肝肾功能、血药浓度指标复查,再作出药物调整。据现代医学资料介绍,换过肾的人延续生命不会太长。据统计记载,在发达国家日本,最长的是31年,在国内最成功的手术延续期不超过20年,绝大多数都在5-10年之间。而我,是一个特例。13年,换了两次肾。做过第一次手术后,PRA(即抗体高),配形困难,第二次手术风险很大,成功率不到5%。第二次手术前,我去了全国有名的上海长征医院,医院不敢接受,说没有先例。帮我做手术的武汉同济医院以前仅作过一例。可见,我是一个伴着死神睡觉的人,随时都有倒下的危险,这不是危言耸听,是客观事实。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心脏一停,万事皆空,还谈什么工作!然而,我却依然站在一中的高三讲坛,振振有词,还上两班课,创下了生命的奇迹,连武汉同济医院、全国医学界很有名望的明唐生教授几乎都不敢相信。我之所以能有今天,完全是全县师生爱心力量的汇聚!我找不到最美的诗句和最崇高的方式来感恩。今天,只能用最简单、最朴素的语言,向全县师生道一声:谢谢了!我要演讲的题目是《在倒下和站立中前行》,分从教之旅、倒下之旅、站立之旅三个部分。先讲从教之旅。
    我是1981年考入九江师专数学系的,当年考入九江师专是全校总分第一名。1984年毕业,是学校数学系第一名。当时贯彻执行的是择优分配原则,市教育局还有几个局都希望我去,学校也欢迎我留校。在回不回修水这个问题上思想也有过斗争。但回修水的思想最后还是占了上风。修水人重感情,民风淳朴,待人真诚,易相处。最重要的是教师这个职业,我一向热爱、向往,甚至追求,我是修水人,能为修水教育出点力,也是我的一种义务,一种责任。我是县一中培养的,一中也需要老师,能为母校出点力,也是一种知恩图报之举。于是,我回到了修水,在一中当了一名教师。算起来,我在一中呆了28年,除住院治疗3年外,工作了25年,其中当了13年班主任,当了22年高三科任。扪心自问,我对教学是认真负责的,特别是备课,我从不把备课当作应付检查的形式,而是当作一种学问来作。每备一节课,要花许多时间,要翻阅许多资料。我记得为解一道函数题,我花了将近一天时间,找了8种解法,仍意犹未尽,欲求最佳。我的备课本,经常被学生借去,当成一份高考的复习资料。即使大部分时间教高三,教材未变,仍坚持常备常新,不按老样画葫芦。至现在,写下的备课本一百多个,文字量逾500万字。我总是尽自己的最大力量,带好班,教好课。2002年,我任教的数学,班级高考平均分获全市第一名,最高分140分,100分以上20多人,在九江市引起了不小的震动。2003年,是最好的一届,全班学生全部考上二本以上高等院校,刷新了一中高考新记录。我接受中国数学奥林匹克委员会聘请,担任指导教师,认真辅导参加奥数学生,参赛者多次获得江西赛区一、二、三等奖。
    我对学生教学的指导思想是:不偏袒、不苛求,多鼓励、常关心。在我的眼中,好生差生一个样,农村城市一个样。学生有缺点,要帮他改正;有困难,要帮他解决。班上有个学生是农村来的,性格内向,自我封闭,一个星期难听他讲一两句话。用什么办法去调整他的心态,让他活泼乐观起来呢?我采取了读、陪、帮、选四部曲进行。首先是谈话交流,其次是陪他玩、陪他聊、陪他游;再次是帮他解决一些实际困难,给他买新衣、书籍,帮他买饭菜,最后是有意识的通过选举,让他担任寝室长,后来,他完全融入了班级集体之中,不仅演讲得了奖,还考上了名牌大学。班里还有位学生,父母双双下岗,母亲动了大手术,家里十分困难,一心想辍学,我知道后,立即给他家送去300元。在后来的日子里,我在全班发动献爱心活动,首先自己带头捐款,多次给他家以支持,帮他渡过了难关。象这样的例子是很多的,我不想多说,因为,这些事本来就是我作为一名班主任老师应当去做的,是我日常工作的组成部分。日常工作都没有做好,那是失职!
我对数学是情有独钟的。谈不上研究,在数学王国里跋涉、寻觅,是一种乐趣,一种享受。上面已提到我的备课,2001年3月,我将备课教案进行了整理,应北师大出版社邀请,参与编写了《高中数学教案》一书,8月,由北师大出版社出版并向全国发行。2006年,我在教育部立项的《新课程高考对数学运算能力考查的理论与实践研究》课题中担任课题组长,今年完全可以结项。还有一些论文,多次在市里获奖。我没做什么工作,更谈不上贡献,只不过是尽了做教师的一份责任,组织上但却给了我许多荣誉。我曾两次分别荣获“省师德标兵”、“省模范教师”光荣称号,每每想起这些,常有内疚之感。因为这都是组织、领导对我的关心和爱护,是同事们对我的帮助才取得的。
    再谈“倒下之旅”。早在1993年上半年,我就觉得身体不舒服,到县中医院检查结论是慢性肾炎。当时,我并不在意,认为年纪轻,能扛过去,没有告诉任何人,连妻子也不知道。后来,我的妻子,同为县一中老师的毕桂平才感慨地说:“水保最可贵的,就是从不把自己当病人看,该做的都做了。”1999年初,病情加重,最明显的表现是手脚无力,经常流鼻血。校领导经常见我用卫生纸塞住鼻孔,我总以“痧鼻子”为由而搪塞。经县医院诊断,急需换肾,否则,有生命危险。当时,我真是吓了一跳。换肾,谈何容易,少则要15万以上,全家积蓄凑起来,连零头都不够。于是,产生了自己有病,莫拖累别人,听天由命的念头。随着病情的恶化,1999年4月,我终于倒下了,根本没有办法上讲台。我病倒的消息,象油锅里撒了一把盐炸开了锅。《修水报》、《九江日报》及修水电视台分别作了大幅度的专题报道,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县一中冷筱萍老师首先在学校发起了献爱心捐款倡议,他们只有一个愿望,一定要治好我的病。半月之内捐款近10万元。4月22日上午,死神一步步向我靠近,我处于高度昏迷状态,学校送我去武汉治疗。临行时,县一中数百名师生一早冒着大雨,站在狭窄的道路两旁,泪眼婆娑,不约而同唱起:《祝你平安!》的歌,演奏出一曲感人肺腑、催人泪下的送行曲。第一次手术是很成功的,从进院到出院仅半年,在此期间,校领导曾4次带着全校师生良好的祝福和数额不小的慰问金前来探望。有的老师曾3次专程来看我,在修水工作的92届高三毕业生捐出几千元,派代表来到武汉看我;远方的学生,也写来了慰问信,一桩桩、一幕幕,留下永恒的记忆。也许是和资料记载的吻合,也许是医学的定论,时过6年,我又病倒了,所换的肾发生排斥反应,又急需换肾。临走前,学校又发出了第二次捐款倡议书,不到一星期,捐款4万多元。在武汉1年半的透析期间,学校领导、老师曾几次前去看望,在配形几十次都未配上时,校领导又特地赶来安慰。做手术时,我妻子正带毕业班,呆了一天,我硬逼着她走了。临走时,我对她说:别惦记我,你把学校的工作搞好了,对我是最大的安慰。
    2007年2月,因开支过大,我提前返校了,学校派了车去接我。回来后的那一个月,几乎每天都有老师登门看望。
    最后谈站立之旅。我的第二次生命,在修水大地上又一次把“爱”字写大,把“爱”的旗帜高举。没有社会,特别是全县师生的关心、支持,也没有今天的张水保。我深知,自己的身体现状,不管情况变化如何,只要一息尚存,就要站好最后一班岗,永怀感恩之心,工作不分昼夜。
    2000年上半年开学,我不顾医师的建议,好心人的劝阻,当得知校领导为高二理科快班数学学科教师人选发愁时,硬缠软磨挑起了这副担子。这一干,就是五年。当时,身体仍未康复,四肢无力,教室在三楼,也有的在四楼,尽管只有几十米,但对我而言,却是一段漫长的攀登之路,中途要停下来休息几次,为了不迟到,我把下课铃声当作上课铃声。否则,上课就无法按时赶到。有时上课出现恶心呕吐现象,就靠在墙壁稍微休息一下后,咬咬牙还是坚持把课上完。有时,晚上批改作业坐不住,就躺在床上批改。有时叫我妻子把学生叫到我的住房,帮学生分析解题错误的原因。在我的心中,已竖起一个坚强的信念:要站起来,要教好书。
    2007年4月,我第二次手术后从武汉回来不久,高考在即,一中高三一个快班又缺少数学教师。当时,我是提前出院的,在家养病,于是,我找到校领导,坚决要求把任务交给我。校领导说什么也不肯答应,理由说了一大堆,我无须辩解,耍了赖皮,坐着不走,还向校领导摊了一张牌,你不答应,你到哪,我跟到哪?领导没办法,只好答应了。直到现在,我一直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从未请过一天假,本学期还教了两班课哩!
    倒下!站起!再倒下!再站起!是全县师生给了我的勇气,给了我的力量。也许,我明天又会倒下,可是,我并不害怕,因为爱的力量会托起我生命的支柱,爱的光芒会点燃我生命的火把。在今后的日子里,在教育改革和发展的大潮中,我要把生命之火烧得更旺、更亮,视事业如生命,视师生如亲人,奏响生命的最强音,谱写病者不倒,激流勇进的人生之歌。
    谢谢大家!